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分卷阅读235

,百官凛遵。
    遂罢了朝会,昼夜于崇安殿守灵,七日后先帝大葬。
    此时边关传讯,崇国瀛山王狄燊获罪,被赐自缢,崇皇退居太上,由太子狄锵继位为帝。
    又过月余,崇使来朝,先吊惠宗之丧,又递国书。
    高昶览后赐准,遣礼部尚书随崇使北上,至隆疆回复。
    翌年初春,两国陛下亲至边关,立誓结盟,约为兄弟之邦,永不相侵。
    自此,两国再无干戈,夏国亦始免北患,边境之地生育蕃息,牛羊被野,商运亨通,百姓安乐。
    高昶回京,从此放开手脚整顿吏治,重兴海运,恢复前朝废弛的新法,数年之后流民日少,祸乱渐轻,州府吏治一时清明,国家税赋年年增长,渐渐重现数十年前的盛景。
    而他日日临朝,夜夜观书待旦,事必躬亲,不曾稍有懈怠,并时时将高昍带在身边,训谕教导,后又令其见习理政。
    天承十一年,帝上崩,年止三十五,无嗣,追谥庙号成宗,遗诏楚王高昍继位,年号永宁。
    消息传出,举国痛悼,高昍几度痛哭昏厥,亲扶梓宫入葬承陵,阖城百姓扶老携幼,自愿送至城外三十里,仍不忍散去,痛哭而卒者数以百计。
    高昍悲痛至深,辍朝一月有余,翌年改元,仍旧厉行先帝新政,但他性子温和,在位期间颇行仁义,与民生息,又多有智举,只十余年间,便已远超前代,后世将两朝合称“天永中兴”。
    这是后话,不表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春日又至。
    西北域外黄沙漫漫,满目苍凉。
    可那两山所狭的谷中却是不分寒暑,鲜花绿树,流水雀鸣,永远都是那般令人心旷神怡。
    清溪绕田,两间草庐相依。
    徐少卿立在廊下,一手揽在高暧腰间,一手摸着她高高隆起的肚腹,轻轻抚动。
    “每日里都这般摸来摸去,还不够么?”
    “我早说过,这辈子都亲你不够,摸一摸算得什么?”
    她俏脸一红:“说的是这孩儿,又不是我……你说这一胎是男还是女?”
    他在背后笑道:“这还用问,定然又是个小子。”
    “啊?光那两个小捣蛋,就叫我头疼得不行,若再添一个还不要了命?不成,不成,这胎该是个女娃,好歹也叫我省心些。”
    高暧说着,自己却在肚子上抚了两把,像在暗作鼓励。
    “呵,若是个女儿,定然像你这般,日后出去了,岂不要惹出许多风流债来?”
    “咱们在这里好得紧,干嘛还要出去?”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她不禁一愕。
    他拥她入怀,柔声道:“咱们两个是心倦了,自然不会再走,可孩子们终究不该一辈子圈在这里,早晚都该出去瞧瞧。”
    “我倒觉得还是这里好,你瞧,祯儿和祺儿可有多开心。”她不以为然,顺手朝不远处一指。
    徐少卿望着那正自嬉戏的两名小童,欣然一笑,没再言语。
    然而他们却不知两个孩子正闹着别扭。
    “哥,每回捉了蛐蛐,你都将大个的给我,这样斗赢了也好生没趣。”
    “嘿嘿,爹说过,我是大哥,自然要让着你些。”
    “哼,又是爹说的,让来让去真没意思,不玩了,不玩了。”
    “那你想玩什么?”
    “嘻嘻,爹武功那么高,我就想着有一天能学到爹那般本事,出去行侠仗义,哥,那时你也跟我一起去好么?”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    (全书完)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《厂花》终于完结了,忽然感觉写着写着有些沉重,完全不像当初所想的那样,或许写着写着掺杂了当时的情绪,不知不觉就跑偏了,但回想起来,或许这样写才更符合本书人物的设定,或许是我变了,或许是少卿、小暧、大哥、三哥冥冥之中希望有这样的结局,所以……我只想说,我爱他们每一个人,希望他们也能爱我。
    正如每一名从头关注的小天使,感谢你们几个月来的支持,正是因为你们,我才能将这个故事写得如此美好(自认为),我将你们每个人都视为朋友,朋友们的批评指正是永远欢迎的。
    接下来稍作调整,下月初《厂花》前传《首辅与小寡妇》开始连载,大家还将与少年厂花和小公举结缘,许多本文人物也将在书中粉墨登场,但谨记,这绝不是炒冷饭,最后我想说的是,这次我想尝试不一样的风格,轻松一点,欢乐一点,愉悦自己,大家满意,虽然是个挑战,对各位小天使而言,或许是不一样的体验,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,我会尽力……尽力……尽力……
    咳咳,那个啥,作收依然很无力,我就辣么不得人心嘛/(ㄒoㄒ)/~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本书由   angle为您整理制作

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版权归原文作者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- 一曲书斋https://www.yiqubook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