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哥哥爱我14

    楚云霆撩起衣摆坐在了床边,将掌心里的娇软塞进棉被里,闭目养神,楚歌看他闭上眼睛,手偷偷从被窝里爬出来攥住男人的衣摆,见他没什么反应,这才悄悄松了口气,闭上眼睛安心的睡了,楚云霆眼睛没睁开,嘴角却勾了勾。原本是想着待阿楚睡着了就走的,却没想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发现天都亮了。

    楚云霆叹了口气,活动了一下因为久坐而麻木的身体,转头看向睡得脸蛋红扑扑的阿楚,揉着额头出去了,正好遇到了门口的青音青灵,见到他,两人对视一眼,偷偷的笑了,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,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楚云霆脸上如常,心底却微微尴尬,

    “你们等会再进去,小……夫人还没有醒。”

    说完再也不敢看两个丫头的表情,颇有些落荒而逃,偏偏走到院子门口遇到了青松,青松挠挠头,此时还未到辰时,少爷怎么从小姐的房间出来了?而且,

    “少爷,您的外袍呢?”

    楚云霆一愣,这才发现自己没穿外袍就从楚歌那里出来了,难怪那两个小丫头笑呢!这下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!

    “咳~别管那个了,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青松果然没有在意,转头说起了公事,楚云霆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过完年之后,楚云霆有投入了忙碌的生活中,他资历浅,年纪又轻,底下不服气的、想要钻空子的人很多,幸好楚云霆来之前有所准备,再加上定国公亲手调教出来的嫡孙,怎么会这么轻易被看扁,一来二去的,那些老油条不禁没有从他身上捞到半点好处,反而被楚云霆套出了不少消息,以雷霆之势扫清了不少的毒瘤,这一下,在没有人敢看清这个年纪轻轻的刺史了。

    三月三,云州一年一度的花神节。云州气候适宜,一年四季花团锦簇,这里的鲜花每年都运往大梁各地,带来不菲的收益。所以每年春季,云州都会举办一场花神节,一是为了酬谢花神眷顾,保佑今年鲜花开得好,二是为了比赛,谁家培育出了新鲜的花品种,拿出来亮亮相。

    楚云霆今日无事,便带着楚歌出了门,云州没有京城对女子要求严苛,街上随处可见夫妻两个或者三三两两的女子结伴出行,路上人来人往,楚云霆手虚虚的揽在楚歌的身后,替她挡住了街上人的冲撞,看着身边人自出了门就没有消失过的笑意,唇角也轻轻的勾了勾。

    楚歌感觉到他的体贴,抬头对他笑了笑,但很快便被街边的花朵吸引了注意力,楚云霆摇头失笑,但是看着重新恢复活泼的楚歌,心底还是松了口气,他实在是被她几个月前的样子吓怕了。

    她这几个月倒是长个了,原本瘦瘦小小的一个,现在都快长到他胸口了,身姿窈窕,身上也不像之前一样骨瘦如柴,脸颊圆润,漂亮的杏眼也有了神采,唇色都红润了不少,只是腰肢依旧是细细的,好像一折就断了,楚云霆没有注意到这样盯着自家妹妹看是不对的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还是得补补,太瘦了!

    抬头见她盯着人家的摊子太久了,刚想说喜欢就买下来的时候,变故却突然发生了,一辆失控的骡子车疯狂的向他们这边冲过来,这街上人来人往,还有很多孩子在来不及反应,更让楚云霆赶到恐惧的是,那畜生冲的方向,赫然是楚歌站着的地方!

    “阿楚!”

    楚歌察觉到的时候,正想躲,可是她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吓傻的两三岁的小姑娘,她自己可以闪开,但是一闪开,这小姑娘必死无疑。楚歌犹豫了一瞬间,飞快的抱起小姑娘往旁边一滚,那骡子贴着她的肩膀踏过,肩膀上的衣服都被踩破了,但是没有伤到身体。

    楚云霆飞快的控制住那畜生,看见楚歌躺在地上,心都僵了,将栓骡子的绳子交给跟在后面的衙役,飞快的跑到楚歌的身边,他甚至都不敢碰她,

    “阿楚~”

    哥哥爱我15

    楚歌听到声音,抬头就看见脸色有些苍白的楚云霆,下意识的对着她笑了笑,

    “三哥。”

    楚云霆将她拉起来,才注意到她怀里还抱着个娃娃,刚想骂她为什么不知道躲的话也咽了回去,只是仔仔细细的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,见她没有受伤,才松了口气,压制着心里的后怕,只说了一句,

    “没受伤就好。”

    楚歌看的出来他的担心,笑眯眯的冲着他扯出一个讨好的笑,偏偏怀里的小娃娃没有丝毫察觉到刚刚的危险,以为不过是玩了个游戏,呵呵的笑开了,一大一小都冲着他傻笑,楚云霆再大的火也没有了。只点了点楚歌的脑袋,

    “你呀~”

    “阿燕,阿燕~”

    楚歌回头,就见一个满脸焦急的妇人冲了过来,楚云霆下意识的将楚歌揽在怀里护着,一手拦住了那妇人,那人满脸焦急的看着孩子,直到被拦下才回了神,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对容貌出色的男女,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跪了下来,

    “楚大人恕罪,民妇太焦急了,这阿燕是民妇的孩子,刚刚民妇在付银子,一转眼她就不见了,多谢大人、夫人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楚歌见她神色焦急,又看了看两人相似的脸庞,这才将孩子递给她,那孩子也乖乖的被妇人抱着奶声奶气的喊娘。

    楚歌在她起身的时候扶了她一下,

    “不必这样,快起来,你认识我们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民妇的丈夫在楚大人手下做事,名叫卢奇。”

    楚云霆点点头,府衙的确有一个名叫卢奇的侍卫,五年前成亲,与妻子青梅竹马,膝下只有一女,约两岁,正好对的上。

    楚歌见楚云霆点头,这才笑了,

    “快回去吧,今日人多,将孩子照看好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感恩戴得的走了,楚歌一扭头就看见楚云霆面色不善,赶紧扯出一个讨好的笑,

    “三哥你别生气,我这不是没事儿吗~那个小姑娘多可爱啊,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~三哥~三哥~哥哥~”

    她声音娇软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楚云霆早就不生气了,只是听她娇娇的叫他哥哥,他总觉得心里头有一股无名火往上窜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!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楚云霆晃神中听见自己的声音,然后就是眼前的小姑娘得逞似得笑脸,忍不住叹气,他的原则呢?!见小姑娘就要往前走,楚云霆连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,见她惊讶的看过来,楚云霆面上一片淡然的压抑着心里的惊慌,

    “不要乱跑,跟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要放手,却不防她反手握住了他的手,

    “那哥哥牵着我不就好了!”

    楚云霆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,心里想,对呀!我牵着不就好了!还有,阿楚的手真软……

    楚歌身上的衣物不能穿了,但是又不想回去换,楚云霆无奈,只好牵着她去了成衣铺买了一身。楚歌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,楚云霆眼前一亮,她个子长得快,铺子合适她的衣物只有这一套黑色,她鲜少穿这个颜色,没想到她穿上竟然会这么好看,少女肌肤如玉,黑色没有半分折损她的美丽,反而更加显得她白皙娇嫩。衣服贴身,更加勾勒的她身姿纤细,只是……楚云霆打量了一遍,目光下意识的在她胸前顿了顿,她……好像也不瘦……

    奶.包.POPO.团.队.金.鱼.酱.独.家.整.理

    看着满铺子的人都盯着她看,楚云霆压一下心里的烦躁,飞快的付了银子牵着人走了。出了门,看到其他人的目光,楚云霆才发现两人都穿了黑色,看起来分外……般配。

    楚歌紧紧的握着他的手,心里笑他愚钝,但是一转头,却看见了一个不速之客……周珊珊。

    楚歌这才想起来,男女主第一次见面,就是这次的花朝节,身为女主,周珊珊长得还是不错的,皮肤白净,容貌秀气,身材纤细,若不是这样,周珊珊也不会被老富商看上。她这次进城,就是她家里人为了好好打扮一下她好让那个老富商去挑选。周珊珊百般不愿,碰巧遇到了刚刚的那场事故,救下了一个老妇,认识了楚云霆,周珊珊对楚云霆说了家里的打算,让楚云霆救她,楚云霆念她心善,给她她银子让她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周珊珊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,她软磨硬泡的留在了府衙,趁机爬了楚云霆的床,这才造成了一系列的危机。

    楚歌眯了眯眼睛,用力握住楚云霆的手从周珊珊的身边走过,这辈子的周珊珊什么也没有做过,她没有办法对她出手,但是她倒是要看看,没有了楚云霆这个靠山,她怎么逃出来。  

    哥哥爱我16

    周珊珊回头看了一眼刚刚从她身边走过的男女,忍不住有些失神,男人容貌俊逸,身姿挺拔,尤其是那一身的贵气,就算是一身布衣也掩藏不了,若是能让他出手相帮……

    还没有回神就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个踉跄,然后就传来一阵粗鄙的谩骂,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你个死丫头,那种天仙似的人物也是咱这种人能想的!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。老娘跟你说,你这次要是在给老娘使幺蛾子,看我不回去扒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周珊珊烦躁的躲开她的手,不知道为什么见过了刚刚的那个男人,她突然不想认命了,

    “嘴巴给我放干净点,称谁的老娘呢?我娘早就死了?你这么相当我娘,莫不是想跟我没有见过面的爹去地下做个伴?”

    周婆子的脸一阵青紫,早就知道这丫头嘴巴恶毒,就该堵了她的嘴!看着周珊珊脸上的讥讽,上手就要打,周珊珊自从话出口就做好了挨打的准备,看见她扬起手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,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巴掌,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一张似笑非笑的脸。

    那男人一把将周婆子扔在一边,手里的扇子轻佻的勾起周珊珊的脸,

    “啧啧~这么嫩的一张脸,打坏了怎么办呢~小美人~你是准备跟我走还是很这个老婆子走?”

    周珊珊低头看了一眼,男人身上的料子很好,恐是她这辈子都穿不起的,而且这个男人长的也算俊秀,若是没有刚刚见过那个男人,周珊珊想她恐怕会很开心,但是有了对比,她总是心里有些失落,而且她身边还有一个这么美的人,她刚刚看的清楚,两人是牵着手的……

    但是不管心里有多失落,她也不准备放弃这次机会,比起那个打死了三个小妾的老男人,眼前的这个,要好太多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奴家就多谢公子搭救了~”

    年轻男人不甚在意的笑了笑,当众揽着人走了,只丢给欢天喜地的周婆子一百两银子,而忽视了周珊珊走之前的仇恨的眼神。

    若是楚云霆在这里,定能认出来这个年轻的男人就是上辈子害死他的罪魁祸首,宋国公府的世子爷宋靖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却对于此时的事情一无所知,楚云霆带着楚歌在外头晚了一天,直到天黑了才回了府。楚云霆将楚歌送到放门口才转身回去,楚歌却拦住了他,

    “三哥,等等。”

    楚云霆疑惑,楚歌却飞快的跑进屋里拿出一个包袱来,脸上还有些泛红,

    “这是我这几日做了几身衣服,你若是在去乡下走访,穿这几身吧,三哥你带来的衣服虽说是素色,但到底有识货的人认出来不肯说实话,而且,三哥你带来的衣服也消耗了不少吧?恐剩了没几身了,我这里还有几匹料子,在给你做些应酬穿的常服。”

    楚云霆接过包袱,心里头倒是一亮,他还奇怪怎么出去走访的时候觉得那些人的样子怪怪的,没想到是坏到衣服上了。况且他的衣服真的是毁的差不多了,原来的常服去一趟乡下,不是这里勾了就是那里开了线,那料子精贵,也不好补,所以废了不少。没想到她观察的但是仔细,心里觉得很是妥帖,面上就忍不住显示出几分温柔来,

    “如此,就多谢阿楚了,时间不早了,早些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楚歌点点头,转身回了房间,楚云霆笑了笑,也转身走了,回到房间打开包袱,里面是五身外袍以及外裤,都是烟青、靛蓝这些耐脏的颜色,料子像是中麻,略有些粗糙,但的确是这里百姓长穿的。

    楚云霆吃惊楚歌的观察力,不过是出去了几趟,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,这反而让他有些羞愧,阿楚处处替他着想,倒显得他这个哥哥不太称职了。 - 一曲书斋https://www.yiqubook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