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分卷阅读75

,在他身下吟哦。

祁杏贞挺腰,内中织物都湿透了,腿间一片湿滑,也不知道全是因为他摸的还是在幻想他摸自己——他的手指游走幅度不大,但也有意无意刮她那一点,一拨,她全身就颤一下。

“叔……我痒。”

“杏贞,你回家吧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明天还要开会呢。”

祁中泰趁她发愣的功夫,已经站起来了,手抽回来,人也脱了她的控制,她抬头看他,难以置信,但他却一脸深不可测:“晚了你妈该问你了,我可不想让你妈以为你送我回来还把自己送丢了。”

祁杏贞当下一惊,她不是没听说过这位漂泊在外的“单身洋叔叔”,在他回来前也私下做了点功课,人机警低调,西方的中产,标准的老派,非Gay,有过交往史,中外的都沾点,但大多昙花一现,没有结果。

虽说祁杏贞也没那么自信,觉得今晚一定能成点什么,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烛光晚餐,酒光美人,淫话缠绵……此人定力尚且如此,日后也必是不容小觑,她不免对这叔叔产生了几分惧意。

但她面上还装着几分恼火,一边兜回衣衫拢头发,一边娇嗔:“叔叔可真无情。”

祁中泰也整衣服,拍拍她头,真像个长辈了:“我送你出去吧。”

祁杏贞笑了:“倒像是我这个Room   Service服务不周了。”

祁中泰摇头:“别瞎说。”

二人一同往外走,快到酒店门口,她趁其不备,垫起脚来,在祁中泰脸上吻了一下,小声说:“叔叔,晚安。”也不管他什么反应,直接跑出去,上了出租车就绝尘而去。

车后窗果然见他身影跟出来,立在原地目送,祁杏贞转过头来,沉想片刻,翻出电话看,好几个未接电话,她挑了一个打回去。

“……妈,我正打车往回走了。”

“你小叔回酒店了?”

“嗯,他那人怪有意思的。”

“喔,你也别急……”她母亲微叹,缓缓道来:“人啊,若阅尽山水,眼睛也挑,表面的东西就再也入不了眼了。”

祁杏贞捏住手机,往窗外看去,夜市华灯,车水马龙,人潮涌动,各自有各自的忙碌和喜怒哀愁。她想,再精彩的风景,这天底下的人也是俗物肉胎,三餐一宿,五谷杂粮,看见的总还是表面的东西。

她没同母亲讲自己的想法,只听母亲在电话里继续说:“你哥他们在你大伯家,你打个电话问问,你哥也喝了不少,不行你去接你哥回来吧。”

祁杏贞点头:“好,我这就去找他。”

挂了电话,便让司机掉头,直奔西山别墅去。

祁中南平常不回别墅住,他大部分时候住公司边上的公寓,方便省时。

这片地皮以前是政府征用地,荒郊野岭没人注意,祁中南当初也是参加竞标听了些内部消息,和市政规划局一起做项目时顺便买入,后又陆续融入各路资金团,价格便在炉中升温,等市政建地铁的消息一传出,价格便又蹭蹭往上涨了几十倍,等现在终于建成,地皮市值已炒到几十亿,成了真正的黄金地段。

祁中南见好就收,委托给远方亲戚做地产开发,自己拿了大头也退了个干净,只拿了个甲级别墅区归入个人名下,作为家庭会议、公司团建的地方。

祁杏贞到了小区没下车,坐在车里发信息,过了一会儿,那人回过电话来:“什么时候这么乖,都懂得关心人了?”

“你是我哥,我能不关心你吗?”

“你等我十分钟,我马上出来。”

祁英翰向来雷厉风行,说几分钟就几分钟,多一秒都不耽搁。

一上车,祁杏贞就捂着鼻子:“这么大烟味儿!熏死了!”

“怎么?你嫌弃我啊?”她越拿出娇滴滴的样子,他越要放肆轻薄,手伸到她腰间,嘴也凑过来,烟酒浓郁,扑鼻而来:“来,亲亲哥。”

“滚啦。”

“嘶——欠干啊!”他手都捏在她胸脯子上,另一只手挠她痒,逗弄她直颠直笑,人也更娇了:“你烦不烦啊!我对你这么好,你还来欺负我……”

“我就是对你好才欺负你啊……”他舔弄她小垂耳珠,耳钉含在嘴里,轻咬。

“哎呀,在车上就不要闹了!”

“好,那回家再欺负你……这几年攒了太多粮了,全都得给你。”

真叫人臊得脸烧,祁杏贞害怕前面司机听到,急忙命令开车。
- 一曲书斋https://www.yiqubook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