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到哪了,请查看

分卷阅读325



女人摸了摸湿漉漉的鬓角,觉得遥遥无期。

她不肯明枪明箭得把事情挑明,而对方呢,根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这根本不是过日子,就是熬,一天天煎熬心血。

女人烦躁的偏着脑袋,看着屋檐下的雨水,还在淅淅沥沥落滴个不停,而玻璃窗上的大洞,亦如开在胸口,隐隐作痛。

她揪住衣襟,深吸一口气,目光变得执着而清明。

不想糊里糊涂的混日子,那么只有积极行动起来,看着天边的黑云,滚滚而来,好似又有一波风暴袭来。

女人简单的洗漱,梳理好头发,换了身干净衣裳。

看着镜子里,容颜不再的自己,心头涌起酸楚,她无论如何打扮,也没有了二八的风华,可她还得维持女人的自尊和体面。

找出雨伞,推开家门,急匆匆的冲进雨幕。

——她有种预感,男人肯定被哪个女人缠住了。

天已然黑下来,夜幕降临,雨还在下。

女人打着伞,孤零零的走在街道上,偶尔遇到水坑,避无可避,便要惦着脚尖蹿过去,就着昏黄的灯光,模样伶俐又单薄。

尽管如此,这抹身影透着股坚毅。

二十分钟过后,便进入城镇的繁华地段,街道上行色匆匆的人,都在往家赶,只有她逆着人群,东张西望。

女人重点看的是,大街上的车。

无论是马路上跑得,还是饭店门口停得。

墨绿色的吉普还真不多,挂着部队牌照的更少见。

所以排查起来,并不费劲,可你也得找对地方,她走走停停,摸索了半晌,还是一无所获。

女人沮丧的想,这简直是大海捞针。

此刻的心情很是矛盾,生怕找到丈夫的车,到时候真要碰到,他跟女人吃饭,或者开房,亦或者,双双在车内厮混,该怎么办?

想想便要气血上涌,浑身气势如虹,大有干一架的企图。

要是找不到呢?那自己不是白跑这一趟。

她低下头,雨水已然没了靴面,决定先找个地儿,歇歇脚,走了这么久,精神高度紧张,冷不丁放松下来,难免疲倦得厉害。

推门进入一家简餐厅。

由于下雨,店里的生意并不好,两三桌客人。

服务员站在柜台后,也没招呼一声,看着女人走过来,问她要点啥。

女人看着菜牌上的简餐,一点胃口都没有,别说她早已经吃过晚饭,就算没吃,也不食这些漂洋过海的东西。

只要了杯热饮,端起来随便找个位置落座。

边喝边拿起手机,手指在玻璃屏幕上滑动,裂痕划过皮肤,有些铬手。

她急于给丈夫拨电话,动作有些急迫,突然间,一阵刺痛传来,反射性的缩回手指。

“啊……”女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血丝慢慢渗出来,最后凝聚成血珠子。

女人看到鲜红的颜色,眼皮直跳,暗斥自己粗心大意。

跟着抽出纸巾,小心翼翼的擦拭,最后用纸包裹得手指头圆滚滚。

女人一边啜吸着茶饮,一边看着手机发呆,心想这个月流年不利,是不是应该找个算命先生瞧瞧。

她并不封建,可病急乱投医。

家里出了这样的丑事,内外都宜宣扬。

她连个说话,出主意的人都没有,立时孤立无援,心理说不出的委屈和恨恼,随即拿起手机,再次拨打丈夫的电话。

按照余师长的意思,晚上就在附近找个地儿,吃顿饭得了。

他对吃食没那么讲究,再来,吃什么不重要,只要能看到田馨,多相处一会儿,便很高兴。

如若如此,那么这天夜晚,肯定精彩纷呈。

被女人在饭店堵个正着,到时候少不得一顿打闹。

纸包着火,可不是闹着玩的,两家交往不说紧密,可男主人却是好友,这层关系,这层窗户纸被捅破,肯定鸡飞狗跳,不可开交。

也就余师长运道好,女孩对街面上的饭店不敢兴趣,暗说,你不是非请我吃饭,那么可别怪我狮子大张口。

半年前,父亲带着她去了家私房菜馆。

位置比较偏,可里面的菜色,令人回味悠长。

说是京城里的大厨,衣锦还乡,呆不住,才买下大院,开了这么家饭店。

田馨刚听父亲说时,很是不以为然,京城大厨?给皇帝炒菜的吗?父亲看着她的小脸,莞尔一笑。

你说得什么话,有些不靠谱,可也接近事实。

眼下哪里有什么皇帝,作古了不知多少年。

不过,皇城根下,总有些金贵的门道,那里寸土寸金,有钱人多的是,能挥金如土的更是大有人在。

不怕你贵,就怕你东西不精致。

而大厨就是紫金斋饭店的帮厨,说起紫金斋,一般人还真不知道,只有上流社会的圈子才知晓。

这里菜色都是古皇城里传下来的私房菜,寻常百姓吃不到。

就因为这噱头,再加上不外传的手艺,才成就这家饭店。

厨子在那儿工作三十多年,只堪堪学到皮毛,更为精髓的东西,有老掌柜和小掌柜亲自把持,你想偷艺,根本没戏。

尽管没得到真传,光是皮毛,也够他卖弄。 - 一曲书斋https://www.yiqubook123.com